超杂食·什么都写型选手

© 亦能渡舟
Powered by LOFTER

(以撒的结合)人间失格·二




 神学真的是一门很有趣的学科,非常,非常,有趣。以撒托腮坐在后排,他这个有趣可能是要打引号的。他简直不知道他是抽什么风,才会在这样一个黏腻的,风稍稍过去就会贴在皮肤上的夏天跑去学习神学。


 但是宗教又很神奇。比如你问,宇宙是怎么产生的?尚不说科学界的本体论和大爆炸宇宙论,哲学要与你讨论唯心唯物主义也实在令人头疼。而宗教多好,“上帝创造的”。五个字三个词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多做解释。


 以撒是很怕麻烦的。他不是圣人,不是什么研究宇宙的学者,他只需要一个观点支撑自己小小的世界,把那个好奇的、不明所以的自己糊弄过去就行。


 糊弄归糊弄,课还是要上,不然怎么毕业。



 正当以撒趴在桌子上思前想后进行人生的思考时,老师走了进来。老师是一头褐卷发的瘦高男子,约莫二十六七,算是非常年轻。他穿着牧师的长袍,金色的十字架在胸前反射着太阳的光。他捧着课本,神情严肃得让叽叽喳喳的学生们下意识收了声。


 “下面这句话讲给之前的课没来上过的同学:我是亚伯拉罕。”他托了托眼镜,声音平稳得仿佛没有感情。


 以撒知道他的行事作风,这是为了“照顾”前几次课逃课的同学,也可能是一种隐晦的嘲讽(当然要是被抓到逃课,下场可是十分惨烈的——以撒见过参孙从他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愁眉苦脸地捧着一摞宗教课本)。平时他最讨厌逃课的学生,对优秀的学生也并非特别关心,反而对以撒这种中等偏上且热爱思考,尤其还很乖的学生十分关照。托他的福,以撒几乎没有在他的考试中挂过。


 以撒在关于神学课的印象中,总是有他那张严肃的脸和闪闪发光的十字架。



 “……”


 “…那么请以撒同学来回答一下我刚才问的问题。”


 这时候以撒才猛地回过神来,强行将意识从他脑海中的巴比伦高塔抽出回到现实。虽然老师平时并不点他,但或许是看他快睡着的样子,或者是天气太热,谁知道呢。人本来就难以捉摸。


 重要的是,他刚才问了什么?


 以撒觉得有点怂。虽然平时亚伯拉罕对他不错,但是回答不出来的话,在老师眼中显得“白开小灶了对你那么好”,在同学眼中只有“啊这个人平时跟老师关系这么好却连这么简单的题都答不出来肯定是有什么关系”,多他妈尴尬。


 当以撒绞尽脑汁地从其他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中想要获得一两个的提示词无果准备老实回答“没听到题目,也不会”的时候,一个女生唰地站起来。


 “耶稣最先召唤的门徒有四个,分别叫彼得、安得烈、雅各和约翰。”


 清脆而自信的声音倏的在教室里响起。好事者早已悄悄捧起手机准备录音拍照拍视频发微博直播。呜呼,美救英雄哟。


 听到答案以撒猛地反应过来,亚伯拉罕分明是教圣经的,这是上节课唯一一个值得考的知识点(毕竟圣经的概要对于他们来说应是常识)。这时候以撒才意识到这个女孩子是来帮他而并非让他下不来台的。他转过头去悄悄看了她一眼,金色短卷发上别着红色的蝴蝶结,一脸凛然,眼神中同时有柔和和锐利存在。她胸前挂着有一个缺口的心脏的挂坠。他听见附近的人窃窃私语,说那是这届的天才学生玛吉呀,只是听说人品不好。



 以撒对八卦不敢兴趣,他死死盯着亚伯拉罕,直到老师说你们都坐下吧时才长舒一口气。以撒抬头瞥了一眼,亚伯拉罕大概没生气的。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以撒觉得不跟那姑娘道个谢简直不是人。


 他从座位里跨过几个睡得横七竖八的同学,挪蹭出去,玛吉此时已经走到门口。他急匆匆地赶上,一边跑一边喊“同学等等”,路上无数同学老师向他投以“同学加油你可以追到妹子的”的眼神。事后回忆起来,这绝对是以撒人生中最尴尬的瞬间。


 追出一段距离,也许是听到了,或许是无法忍受了的玛吉放慢脚步回过头,对他笑笑说:“不用谢。”


 “……那个,改天请你吃顿饭?”


 以撒尚未问出口的问题被对方直截了当地回答,他愣了那么一两分钟这么问道。


 “不了,谢谢你。”


 于是他看着玛吉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姑娘十分能引起他的注意。人生总是需要一些趣事和巧合,不然多么地无趣。这个姑娘的义举虽然十分令他印象深刻,但她急匆匆的样子更令人感到好奇。


 最重要的是,以撒在书上看见过那个缺口心的挂坠,其意义是“堕落后被拯救”。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