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杂食·什么都写型选手

© 亦能渡舟
Powered by LOFTER

(以撒的结合)人间失格·四


教堂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唰唰”的声音在寂静中仿佛嘲笑。


主教的表情难看地凝结在他地脸上,像是什么恶心的东西出现在他眼前,领唱的姑娘也是。然而以撒眯着眼睛对焦了好几次,都看不清楚低着头的玛吉的表情。


“咳。各位,今天由玛丽亚圣女为大家主持弥撒…”主教终于开口,断断续续地说出他应说出的序词。教堂里回荡着“撒”字长长的拖音,听起来很刺耳。以撒听到领唱的姑娘很不屑地嗤笑一声转身走下祭坛,他不是很明白到底为什么。


他转身看到身旁坐着一位老人看戏一样看着祭坛。于是他的好奇心小小地占了上风,蹭过去低声地问:“我很抱歉…请问这位圣女是谁?她做了什么,需要忍受这样的对待?”


老人猛地转头看着他,把以撒吓了一跳。


“你一定是外地的观光客。”老人的目光重新聚焦到祭坛上,那里是主教在小声地和玛吉讲话。“这个圣女名为玛丽亚,来自抹大拿。那是个荒诞的镇子啊,四处遍布偷盗、抢劫和边缘地带——因此那里出来的女孩子不会好到哪里去。”


“她身上有罪。听说她与神父通奸,甚至怀了神父的孩子。但是那孩子却没有来到世上…多么残忍的女人…”


“她以前还是做妓女的。”另一个人也凑近,神秘地说。


他们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这是一场控诉玛吉罪状的审判会。所有人都侧目于这边。玛吉站在祭坛上,如同赫斯特夫人佩戴着红字暴露在阳光下——那些控诉的话语就是无形的“红字”,一针一针缝在玛吉的心上,因为她低着头,捏着圣经的手骨节发白。着也让以撒的同情心开始像疯长的毒草一样在他心头蔓延——她实际上并没有做错什么,谁也不知道这是确有其事还是民众的流言。


他企图阻止老人继续讲下去,但无济于事。老人以他自以为长者的智慧和阅历大声地说出最后一句话:


“她是不洁的恶魔!把她赶出去!”


人们聆听着长者的话语,跟从他一起叫喊:“把她赶出去!”


以撒愣在那里,感到血液中都流淌着冰冷。他并不觉得那样善良而正直的玛吉会是那种人,或是说他根本不信。他站起来想反驳,愤怒的仿佛脱缰的野狗似的人们却一拥而上涌上祭坛,拿任何他们可以拿到的东西砸向玛吉。


玛吉把手上的圣经砸到其中一个人脸上,然后转身就退到工作人员区域了。主教尽量让修女拦着发狂的人们,但是收益甚微。玛吉还是站了出来,推开了主教站到众人面前,说了什么。人群实在过于嘈杂,他听不见。


“上帝接受的,我们都可以并且必须接受。”他想起亚伯拉罕一脸正义地说,手上比划着十字。


那么如果上帝能接受玛吉做圣女,上帝的造物为何就不能?


但是以撒又隐隐约约懂了什么。这世上是容忍不了“不公正”“不正义的”。人终究是人,七原罪里还是有愤怒和嫉妒。玛吉只是一个悲哀的,人类社会中渺小而遭“不公正”所谓的裁决的可怜的造物罢了。


但是她的神情,也没有任何的愧疚或不安,没有害怕或认命。她凛然,目光如炬,就这么站在众人面前,丝毫没有恶魔被审判的样子,反而像是个真正的,经受磨难历练的圣女。


人们有些退却。


以撒模糊地回忆起他的母亲,模糊的面容模糊的声音,模糊的将他递给孤儿院院长的动作。但是他丝毫不愤怒,丝毫不憎恨,莫名其妙不带任何敌意地怀念那个让他拥有生命的人。


也许他就是这么懦弱,所以他对玛吉也恨不起来啊。



以撒突然站起来冲上祭坛,拉起玛吉纤弱颤抖的手,从人群中、教堂中,俗世中跑了出去。玛吉一个踉跄,她很惊讶,微微翕动的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随后她笑了一声,仿佛风吹过风铃,跟着以撒跑了起来。


穿街过巷。花店,甜品店,学校的侧门…路上不少行人驻足回眸,注视这对在街上狂奔的年轻的男女。他们眼中尚有高傲,仿佛可以一起对抗整个世界。


他们一直跑,跑得气喘吁吁。


直到那家名为underground的书店。



评论
热度 ( 16 )